与咸。

你还可以输入490字

敦刻尔克,一场结局印在教科书上的悬疑

七溯:

诺兰吹的滤镜很重()只谈电影,请勿上升任何。




我一直觉得看诺兰的电影是一件痛并快乐着的事情。快乐在于,他的电影确实值得一看,痛苦在于,这通常不是什么让人感到愉悦的过程,而且很多时候,你需要不断地重复享受这种“不愉悦”,来体会先前没有体会到的细节。




诺兰之前参加访谈的时候说,他想把敦刻尔克拍成一部悬疑片。我没看电影的时候觉得这句话有点难理解:敦刻尔克大撤退的结局并不是什么未解之谜,你要怎么把一件大家都知道结果的事情拍成一部悬疑片?


看完之后我终于明白了。这种悬疑,并不是关于这场撤退,也不是关于这场战争,而是关于沙滩上、船上、海上那四十多万人命运的悬疑:谁会死,什么时候会死,怎么死。




没有人是安全的,没有人是幸运的。


你登不上船,可能会被炸死;登上了船,也可能会被炸死。即使没有被炸死,也可能被淹死,或是被枪射中,你能够想象到一千零一种自己的死法,却只有一条路能保证你活下去。


回家。




诺兰用了非常多的视角转换,故事线的拼凑,时间线的交替、重叠、倒叙,就为了做一件事:让你成为这场撤退的一员。


当一个听故事的人,和进入这个故事本身,还是有很大的差别。当我作为旁观者来审视战争,观察战争,去看那些发生的事,死去的人,我会说战争是残酷的,战争带来了无法弥补的伤害和损失,能够理智的批判战争,为那些逝去的生命哀伤,为那些做出伟大之事的人落泪。而当我成为那其中的一份子,我只能感觉到一件事情,就是恐惧。




我记得曾经看过这么一段话:黑夜过去就会是白昼,所以坚持一下就好了。


可是在黑夜里的人,根本不知道什么时候白昼才会到来,根本不知道自己还要坚持多久,甚至不知道自己到底能不能坚持到白昼到来的那一刻。


我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死,也许下一秒,也许十年后。刚刚跟我并肩奔跑的男孩儿已经死了,之前跟我一起来到沙滩的战友也已经死了,我会是下一个吗?如果不是我,那又会是谁呢?


所以有人在救援的民船到来之前选择自杀。如果他能够多坚持一点时间,也许就能成功撤退,也许就能好好的活下去。但是没有如果,在那个时候,谁也不知道到底能不能活下去,谁也不知道到底能不能成功撤退。人类最原始的恐惧就来自于未知,在不确定的未来和确定的死亡之间,他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和大部分战争相关的片子不同,敦刻尔克这部电影里几乎都没有出现多少血腥的镜头。最多的一点血,大概就是船上的男孩儿被砸到头的那个场景。


我猜这也是身处战争里的人的感受:你不需要见到血或是残肢才能知道对方死了,他就是死了,每一分每一秒死亡都在发生,你看得见的看不见的地方,你知道你熟知的人正在死去,即使没有血,即使没有任何证据。




这部电影还有一个我个人觉得很特别的手法就是,诺兰选择的三个表述视角,其实并不是多么富有个人特色的视角。


他之所以是主角,只是因为我们选择了用他的视角来看这个故事。可以换成其他人,任何人,对整个故事的感受并没有太大的影响。


好像男主,那个瘦巴巴的士兵。他没有多么不同,他所做的一切就是拼命地逃,用尽一切方法逃,想要活下去,拼命地想要活下去。他是这样,他的战友也是这样,沙滩上四十多万人都是这样。


如果我们换一个人来当男主,对于整个撤退会有什么改变吗?不会。最多只是我们看到的事情变化了一些,但故事照样会发生。那如果男主做的事情不同了,对于整个撤退又会有什么影响吗?不会。也许他会死,也许不会,也许那个法国人不会死,也许还是会,但故事的结局本身不会有任何改变。


又或者是那位老船长和他的儿子,还有那个小男孩儿George。他们选择自己开船来敦刻尔克参与救援,但这也没什么特别,也有别的船这么做,各种各样的船,大的小的,设备完善一点的或者是啥也没有的。他们都选择自己开船参与了这场撤退。


如果他们不来,这场撤退会失败吗?不会。有的是别的船来,也许少了这艘船,会少几十个人获救,但撤退依然能够成功进行。那如果我们换一艘船来看,这场撤退会有不同吗?不会。和刚才士兵小哥的假设一样,也许我们能看到不同的故事,但撤退依然还是撤退。


即使是汤老师演的飞行员,可以说是全片最有那么一点点主角光环的角色。仪器失灵,有时候老半天都击不中敌方飞机,燃料耗尽迫降沙滩。


是的,他击落了好几部敌方的飞机,拯救了许多人,但这对于整个撤退有决定性的影响吗?没有。如果他死了,会有新的飞机来,也许死的人会多一些,但最后依然能够有许多人安全离开这个海滩。


他们的一举一动也许无法影响战争分毫,对于整个故事来说无关痛痒。但他们每一个都是鲜活的灵魂,对他们每个人来说,经历的痛苦是无法衡量的,遭受的创伤也是无法弥补的。


真正地经历战争的人,饱受折磨的人,他们绝大多数都不是特殊的。就和你我一样,平凡的,普通的人,有一天突然被投入残酷的战场。


而正因为他们的不特殊,他们的痛苦和恐惧才更能够为我们所感同身受。




有人评价说:敦刻尔克是一部没有高潮的电影。


我同意这句话。因为战争是没有所谓平铺直叙和高潮迭起的。


它只有无尽的恐惧和折磨,源源不断,从未停歇,不会因为任何事或任何人减轻。



之前给钢锯岭写观后感的时候我说,梅导讲出了战争的残酷,生命的脆弱,还有那些冰冷又滚烫的枪炮留下的满目疮痍。


今天看完敦刻尔克,我想诺兰讲了一个完全不同的故事,他在说战争里的人,每一个人,每一个普通的人。他们的绝望,无助,和恐惧,同样也会是我们的绝望,无助,和恐惧。


我们厌恶战争,反对战争,而更本质的是,我们恐惧战争。因为战争带来死亡,没有差别的死亡,而死亡阻止我们做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一件每个人总有某个时刻会想做的事情。


回家。



What can you see?


Home.



评论

热度(148)

  1. 与咸。七溯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