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咸。

你还可以输入490字

【交叉骨个人短篇】

黎夜:

-他们战死,便于草木同朽,他们战胜,仍是天地不容。
-布洛克朗姆洛(四月月戏)


  “收起你那副好心人的伪态,真是可笑,既然你要下杀手就给个痛快!妈的,你这令人恶心的混球。”



  其实,我没想杀他。



  这只是任务中的一个小意外…小插曲?



  急匆匆从破旧的旅馆走出来,顾不上衬衫上仍未干涸的血迹,虎口还因刚刚握紧手枪而被震得丝丝发麻。摇了摇头,试图驱走耳边爆破和尖叫的轰鸣声,如果这样还没被路人发现,那才真是出乎意料。



  是之前收到的任务,解决这个旅馆中的某一位住户——某个无名小卒,毒品贩子——这是个再简单不过的任务。完成它之后自己的又一个雇佣关系就完美结束,是的,又他妈要回到九头蛇那个暗无天日的鬼地方。



  没想到自己的暗杀对象这么能挣扎,硬是胡搅蛮缠打破了煤气罐,说什么也要同归于尽一起下地狱。开玩笑,你要是去地狱观光,老子的罪恶还不得赏自己去路西法的房间走一趟?



  “你这狗娘养的九头蛇走狗,等你死了也没人给你收尸!…你活该一辈子活在角落里,该死的雇佣兵!”那人狂怒的诅咒和不甘的咆哮连带着他的口水一起喷在了我的脸上,真恶心。



  “老子保证这玩意爆炸之后我能活下来,但你呢?”举起枪嘲讽般地敲了敲自己的额头,对人扬唇笑得狂放痞气。




  结果两败俱伤,你也死了,我也伤了——非常公平。



  楼上滚滚的浓烟吸引了街道上普通人的注意力,迟迟赶来的消防官兵也忙着赶上楼灭火。这个机会正好给自己在混乱之中隐去踪迹,不费吹灰之力地转移。…就是哪里不对劲。感受到背后尖锐的视线,侧身眯起眸子望向旅馆大厅里那个恐惧而又愤恨的血红双瞳,扯扯嘴角改变主意走了过去。



  这不是老板么。



  不知为何,看到我缓步走来,这人急忙抱紧自己的双臂,还从桌子底下抽出了一把手枪颤抖着对准了我。不得不说,他的姿势实在太烂了。



  偏头舒展开眉头,努力放轻语气朝人露出就连自己都恶心的善意微笑,但看上去没什么效果“大叔,你没事吧?”



  “恶魔…你杀了那位先生,你这个疯子!我都看见了,九头蛇的标志,你现在又要杀了我灭口是吗?”他见我靠近又疯狂地大叫起来。



  一时语塞,这种恶毒的咒骂早已见怪不怪,听的耳朵都起茧了。他所见到的不过是我杀了人,我畏罪潜逃。他从未了解我杀的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人都是视觉动物,只相信见鬼的所见所闻,而我杀了人便是天理不容,罪该万死?



  什么狗屁道理。



  “大叔,你还是少说话为妙。我不想杀你,多一条命多一分危险啊。”蹲下身,凑上前凝视住他的双眼,那人眼中的触及心灵的深恶痛绝,恐惧与退却,是对我最大的——肯定。



  “我们这种人活该死是吗?那真可惜,让你失望了。这次我的任务完美完成,你知不知道,煤气罐爆炸的同时也摧毁了你口中那位先生——他真不是个东西——给你安装的炸弹。我估计这是他送你的大礼包,现在,你还觉得我是坏人吗?”



  他脸上满是不可思议的痛苦与纠结。“我…”



  “砰——”趁他发呆之际,叹了口气轻易夺过他手中的枪,估计现在的表情也毫无波动,对准这人的眉心扣下扳机。天地不容,我也不需要这个世界来定义我的存在。



  “是的,我是个坏人。”




 
 



 

评论

热度(59)

  1. 与咸。逐渐懒惰的黎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