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咸。

你还可以输入490字

【冬叉冬】巴恩斯的审美问题

好可爱啊hhh

子歇:


最先发现这个问题的是史蒂夫。

当然,他们是最好的朋友,他们的友谊经历了时光和苦难的磨练,这种感情无坚不摧。

并且一点也不“基”,真的,绝对不能听托尼瞎说,那家伙的嘴巴永远没把门。

虽然现在的巴恩斯和他记忆中的巴基已经有许多不一样了,但他还是他最好的朋友,这永远不会变。所以陪伴巴基去见朗姆洛的当然是史蒂夫。


巴恩斯在出发前洗了头,刮了胡子,换了一身衣服,还喷了一点小史塔克友情赞助的古龙水。非常完美,一点都不颓。

然后他打开房间门,和满脸担忧关怀的老友交换了一个温暖坚实的拥抱,接着在史蒂夫的陪伴下从复仇者大厦三十四层坐电梯到负三层。

“你得做好准备,巴基,”史蒂夫有些犹豫地说,湿润的蓝眼睛里盛满了歉意,“他和以前,会有一些不一样……”

巴恩斯小小地微笑了一下,“我知道,”尽管这微笑充满了疲惫,但还是在厚重冰冷的雪层下透漏出一点轻快的东西,充满希望、生机勃勃的绿色嫩芽,微弱却不可忽视,“放心吧,史塔克已经告诉过我了。”

电梯门打开,他们走出去。走廊里的冷气打得很足,玛丽亚·希尔掀起眼皮看他们的时候,史蒂夫注意到巴基轻轻抖了一下。

“把这签了,”希尔递给巴恩斯一份文件和一支钢笔,“然后你就可以带他走了。”

巴恩斯接过纸和笔,毫不犹豫地签上了自己的名字。詹姆斯·B·巴恩斯。他为此练习了许久,把自己的名字写了得有几百遍才找回七十年前签名的手感,瞧,最后一个‘S’潇洒的一撇还是那么完美。

他把文件递回去,希尔在接过以后还是忍不住多嘴问了一句:“你确定吗,巴恩斯先生?这份文件具有法律效应,可绝对不能反悔。”

“当然,我确定。”巴恩斯回答。

女特工耸了耸肩,没再多说什么,让开身后的通道。

巴恩斯走过去,看向单面玻璃后的人。

那家伙一脸阴郁地陷在座椅里,双手铐着手铐放在桌上,暴露在外面的皮肤就像融化的塑料制品似的,而他似乎全然不在乎。他看起来糟糕极了。

史蒂夫竟然在看着这个九头蛇余孽的时候感觉到了一丝遗憾——以前的特战队长矫健又狡猾,他既可以是美国队长的坚实后盾又可以是九头蛇间谍,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不可否认是个各方面都挺棒的人。

可是现在里面的那个人,比他们当初在破旧的安全屋抓到的交叉骨还不像个人,好像他的灵魂都随着航母坠落那天流的血碎成了碎片,然后一点点逐渐被冲走了,留下一副垃圾似的躯壳。

“天哪……”

他听到巴基在他身边颤抖着声音低声说。

史蒂夫心底涌起一股难过,尽管不理解这两人的关系,但他明白朗姆洛对巴基而言有多重要——自从知道朗姆洛没死后,巴基不再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颓废地暴饮暴食,他说的话和笑容都在与日俱增。前两天他甚至讲了个挺不错的笑话,连娜塔莎都被逗乐了。

“巴克……”史蒂夫把手按上巴基的肩膀,用力捏了捏,“嘿,听我说……”

“不是说他毁容了吗?”巴恩斯的手掌按在玻璃上,整张脸都快贴上去了,他的语气里有着绝对不正常的激动,“该死,该死……”

“听我说,现在的医疗和科技都很发达,他……”

“该死——为什么他还是,还是——该死的——那么好看?”

“……啥?”

巴恩斯带着一脸潮红和满到溢出来的笑容拧开门走了进去,史蒂夫听不到他们的对话,但他看到朗姆洛像见了鬼似的瞪大了眼睛然后腾地站了起来,碰倒了椅子。

老天。

史蒂夫在目瞪口呆之后摸着下巴开始变得忧心忡忡。

九头蛇的洗脑该不会把他的老伙计的审美给洗坏了吧?






评论

热度(249)

  1. 与咸。子歇 转载了此文字
    好可爱啊hh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