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咸。

你还可以输入490字

太可爱了吧

不算:

#猪排饭?猪排饭。
#可能拓展出全员向的短篇集合……管他呢。
#其实日常到没什么cp意味。

    天花板。

  地面。

  玻璃窗。

  床单。

  好像是湿乎乎的,嚼起来不是很舒服,最近晒过太阳所以死亡细菌的味道充斥口腔,倒不难受。

  床单!?咬着床单???

  绿谷出久反应过来的那一刻差点没从床上滚下来,本来还算平整的床单愣是被他掀起来好一大块,揉揉眼睛一看,嚯,嘴里都快把边上的线头都啃出来,还给口水打湿了一大片儿。侧头按亮手机一看,半夜两点。

  起这么早干啥,没紧急情况没突然袭击甚至连个噩梦都没做出来。透过窗户绿谷看见远方天边的星星,一颗两颗三颗算了太多了数不清。他本来打算囫囵着倒头接着睡,结果脑袋刚挨上床板就给闹腾清醒了。

  咕噜噜。肚子对臆想中的食物高唱赞美歌。

  都说男子高中生个个饿鬼投胎,绿谷不例外。他这才反应过来嘴里还叼着床单呢。仔细一想,醒过来之前自己在干什么?

  做梦。

  梦里什么都有,包括猪排饭。新鲜炸出来的肉排金黄酥脆咬下去一口爆浆香飘万里,平常人家都有的美味,随处可见的佳肴,不算什么精致的食物,带来的完满饱腹感却足以让任何一个正处于深夜残血状态的人为之神魂颠倒。

  他饿。他真是饿。他的胃在尖叫在呐喊。绿谷从没觉得饿是这么难挨。我在学校宿舍,躺在单人间的床铺上,现在半夜三更的不是吃饭的时候,绿谷翻个身拿手捂着肚子装做无视某不知足内脏传来的抗议讯息。

  他不是不想吃。

  他是没处解馋啊。

  半夜两点,雄英食堂只能请他一碗闭门羹。叫外卖的话,且不说这个点还有没有营业中的餐厅,光是要把东西送进学校都不大可能吧?敌联盟多次发动攻击之后学校的防卫比起刚入学时森严了不知道多少倍,绿谷从没因为日常生活中带来的麻烦而那么厌恶敌联盟,今天他明白了。绿谷在铺上翻滚半天最后坐起来垂下头盯着自己不争气的肚子看,越看越是觉得胃里空得慌。

  去其他人的宿舍问问吗?

  瞬间驳回,扰人清梦实是拉仇恨第一绝技。思来想去果然没辙,最优选只有熬到睡着再等第二天早上起床了吃饭。

  就这么办。绿谷出久微笑着倒回床上,闭上眼睛。

  猪排饭阴魂不散。

  ……。绿谷找了半天没找出一句合适的脏话来形容眼下的状况。这时候他就很羡慕爆豪胜己,妈的去死能做到张口即来是一个人特色了。

  无奈,爬回书桌打开台灯,这时候就得靠做两道题冷静冷静。月色清幽如水,淡而不寡,群星环绕,天色澄澈,正是不开空调也能静心做事的好天气。绿谷摊开作业本提笔欲写,却条件反射一般扑向窗台。楼层不高,视野虽不那么大,也够绿谷看到生的希望了。

  欧尔麦特路过宿舍楼下。

  

  八木俊典睡不着。他翻来覆去,试图沉下心来把自己抛进优质睡眠的沼泽地,料不到种种思绪缠绕着每一道脑回路愣是一次次把他从睡梦边缘捞起来漂洗不算还得甩甩干。

   罢了,不睡了,这觉没法睡了。

  他爬起来,换了那套常上身的白T长裤,绕着校区漫无目的闲逛,走到哪里算哪里。今夜风声低吟,月亮在云层遮盖下只露半边脸,和着星光一起在地面布上白霜点点,环境的开阔也让前no.1英雄心情舒缓了些许。雄英真是有钱,校区环境没有最好只有更好,跟八木自己的高中时代比较起来有相似却更多不同。

   他抛开杂乱的思想慢慢走,像个真的失意中年人临近更年期焦虑地散心一样。八木其实没有看起来那么沧桑,但换了哪个同龄人退役前那么秀三天两头只差进个ICU那说不准现在看着已经是七八十的小老头了。

  东走西逛,掏出手机拍下觉得还算是护眼的景致,慢慢消磨时光,独处。

  照计划本来是这样。

  溜达着走到A班宿舍楼下,看看时间也差不多该回去了,没必要出来太久,他现在已经有了点困意。八木打个呵欠,无意识地往绿谷的单人间那层瞅了一眼——一天下来的学习和高强度训练下那孩子该睡熟了吧。

  没料到绿谷出久整个人贴在窗台上瞪着两含着水的大眼珠子看他,喊声不大却带着一种难以描述的解脱感。

  “欧尔麦特——!”

  话音落地绿谷才意识到不妙,深更半夜鬼吼鬼叫惊得宿舍楼周围几只笨鸟扑棱起翅膀乱晃,虽然这地方隔音效果着实好但是还是让人有那么点小尴尬。他往后缩了一下,掏出手机按开和欧尔麦特的私聊窗口。

  “欧尔麦特还没睡吗?”

  刚把这话从输入框里打出来绿谷就极速删除,这不是讲废话吗。他随便摁下几个字符,简单地组织了一下措辞。

  “欧尔麦特虽然感觉大半夜这么要求非常不好意思不太合理但是我还是希望你能听我说一下”

  “诶。”

  急到连标点都不打了吗?欧尔麦特脸色一变。

  “教师是可以这个时候出校的吧 拜托可以帮我 随便找家便利店买份猪排饭 吗”

  “实在是 拜托了 我好饿”

  “拜托了 如果可以的话 不可以也没关系你也要早点休息”

  ……现在的高中生真是精力旺盛啊。

  教师往二楼阳台又一瞥,绿谷少年那副表情怎么看都不像“没关系”,眼神空虚嘴角抽动强颜欢笑到了一个境界。他回想起还是国中生的时候自己和同学订外卖的场景,同理心瞬间奔涌如洪水,当即回复。

  “好,我去看看。”

  八木俊典拎着手上热腾的猪排饭外送思考这是不是纵容学生违反校规校纪,但是既然买都买了也就只能意思意思叹口气板着脸说“下不为例”。他跨进A班宿舍的公共休息室,绿谷已经端端正正地坐在沙发上等候多时。估计是怕影响到其他同学休息,绿谷没有开大灯,唯一的照明是手机后置摄像头的闪光灯,打在男孩脸上宛如被附身的鬼片男主。他侧身把目光投向欧尔麦特手里的外卖袋子,眼神仿佛泛着幽绿的光。

 欧尔麦特被盯得背后发毛,这种状态的绿谷少年真是前所未见。他把东西放到茶几上,正打算回过头唤醒呆滞状态下的绿谷,后者暴起。

  “呜喔喔喔喔喔喔喔喔谢谢你欧尔麦特我等下给你钱!!!(低音)”

  拆开包装袋掀开饭盒取出一次性餐具行云流水一气呵成不带丝毫犹豫,进食动作如狼似虎毫无顾虑除了一直在尽量压低咀嚼声音。扒了好几大口饭之后绿谷自己才意识到失态有多严重,抬起沾到酱汁的脸盘冲救命恩人欧尔麦特老师露出一个不太好意思的笑,笑得见牙不见眼。

  老师咧咧嘴:“你吃慢点,别给噎着了。”

  话音未落就见绿谷出久掐着脖子一脸痛苦万分。真是叫人没话讲,欧尔麦特叹着气递给他店家免费赠送的大麦茶。绿谷接过来连吸管都不插,撕开包装膜对嘴一口就是半杯。

  现在的高中生在各种方面上都更进一步了啊,包括爆发的食欲。

  绿谷出久叼着块肉又抬头看他:欧尔麦特你半夜的时候会饿吗?

  欧尔麦特怔了一下:“很早以前会,现在倒是没什么感觉了。”

  我是说现在啦。少年眼神亮晶晶地盯他,老师你不饿吗,饿着睡觉多难受啊要不你也吃点?

  不了不了你吃就好我也不是饿得睡不着,八木俊典本来打算这么拒绝一下,但是学生仔真挚而富有同情心的狗狗眼让他没法拒绝,拒绝了总有种微妙的罪恶感。猪排饭味道是香,香味四散也算得上勾起他一点馋虫,绿谷那舍我其谁的吃饭架势又确实把最普通的猪排饭吃出一种至高的美味感。

  那也行,你分点猪排给我呗。

  好的好的!

  八木拿吸管戳了一块看着体积小的猪排小心翼翼放进嘴里,绿谷紧张地看着他嚼。老师转脸对他笑:这个确实挺好吃的啊!

  其实他没吃出什么感觉,只有咖喱调料的浓香在他嘴里窜,有点油腻,就是普通快餐的水准。但是他吞下肚之后觉得还挺好的,挺不错的,确实好吃。至于为什么觉得好吃,他心里没数。可能是看绿谷吃的太欢畅于是被感染了吧。

  心态舒缓了一些。

  绿谷吃得差不多了,手背一抹嘴,从口袋里掏出零碎的纸币,认真数好了之后往老师手里送。欧尔麦特摆摆手说这点钱没什么干脆请你吃得了。绿谷还想说点什么,老师指了指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时间,快三点了吃饱了赶紧睡,明天还得上课呢。学生仔懵着点点头把桌子清理干净之后摇摇晃晃地回自己的房间倒在床上就睡成死猪,八木悄悄跟过去往屋里看了一眼,想想还是给他把被子掖扎实,感冒了不好。

  从宿舍楼退出来的时候八木突然觉得没什么好想的了,看人吃饭有时候确实能舒缓心情。他知道这只是一晚上的解脱,明天,后天,大后天,他还是可能会失眠,还是可能被恶劣情绪骚扰到满腔话语无人诉说。但是他估摸着今天回去倒在床上也能马上睡着。

  八木打着哈欠走上回程。

评论

热度(122)

  1. 70017001 转载了此文字  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