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咸。

你还可以输入490字

FLOWER(peter&rocket)

太可爱了呜呜呜

Jesse_Sparda:

浣熊死死盯着病床上的人,恨不得跳上去一把扯出那上面躺着的人的脑子来看看到底他妈的哪里缺了根筋。

Peter Quill难得一见的受了重伤。

左手骨折吊在胸前,肋骨断了两根,脚腕严重脱臼,飞船钢板擦过心脏险些戳破肺叶。

没人知道怎么造成的,但是谁都清楚这明明是可以避免的:操他妈的只是些看不起护卫队的异星种,而且还是一群孬种,根本没必要在意他们。

即使如此,即使如此,这个意气用事,接近半残的人到现在还一脸轻松得像是什么事都没发生过的一样对围着自己的护卫队所有成员傻笑。




傻逼。




火箭第一个闷声不响地低着头离开,出病房时把自动门摔得嘭嘭响巴不得全银河系都听见他的极度不满。

躺在床上的某个蠢货见状继续笑,只不过从傻笑变成了偷笑1。




第二天Peter醒来时发现床头柜多了个东西,看上去似乎是一朵铝和铁混合做成的花,里面装着热感应,人走到哪里它就会跟着转到哪里。

捏了捏铝制的花瓣,上面蹩脚得涂着一层暖黄色的丙烯颜料,想都不用想是谁干的,他就好像还可以看到那只坏脾气的动物边涂色边咒骂着自己的名字说自己是个没救的傻逼呆子。




想到这里他又开始笑,这回他开始搞不清这是因为谁的蠢而笑了。



评论

热度(17)

  1. 与咸。Jesse_Sparda 转载了此文字
    太可爱了呜呜呜